当前位置:午休微杂谈 > 娱乐天下 > 手机阅读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来源:头条号时间:2019-05-15 10:20:46编辑:柳飘飘了吗人气值:

昨天,看到一则让飘飘有些不舍又有些欣慰的热搜——

#黄磊从北京电影学院辞职#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消息刚出,就上了榜单第一。

黄磊的经纪人随后出来证实,黄磊的确辞职了,并透露,他未来有自己办学的计划。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有不舍,但更多的,还是欣慰他终于可以实现年轻时就有的办学梦想。

可,飘飘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样一则新闻下,也会有嘲讽的声音——

辞职了也好,演技一般,也没什么资格教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演技就是很差啊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认同的人还不少,评论区也为“黄老师”的水平吵翻了天。

其实黄磊19岁考入北京电影学院,25岁便留校任教,一路被陈凯歌、于仁泰、赵宝刚等名导提携,顺风顺水,桃李满园。

他无疑是优秀的,可近年来如《深夜食堂》等一些作品,又让很多人质疑起他的能力。

今天飘飘就来唠唠,演员黄磊,到底是个什么水平?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令人担心的气质

飘飘曾对很多人说过,中国影视圈,有四个演悲情人物非常得天独厚的男演员——

张国荣,黄磊,刘烨,陈坤。

所不同的是,刘烨和陈坤是很直接的、有天赋的阴翳气质助力。

而张国荣与黄磊,则是反衬,有点像诗人“以乐写哀”的手法。

他们的长相气质,并不如后两者冷感,却反而因为那份“暖”,那份无瑕与出尘,将悲情美感推至顶峰。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美不够美,在你面前撕碎的才是最美。

让一个无邪的、剔透的、明媚如春风的少年去演悲剧,悲剧更悲一百倍。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年轻时的黄磊,有一张矛盾的脸。

五官精致漂亮,却有种温吞游移的神情,使他多了份书卷气。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他的狂热颜粉说:“我经常看着黄磊的脸看呆,不是因为我有什么倾向,因为他确实长着一张特别特别精致的脸。”

那时的黄磊,一头长发,两脚不沾微尘,双眼一泓秋水。

近乎孤悬地,凌驾于娱乐圈众小生。

他唱康桥,唱边城,唱翠翠,唱一切缥缥缈缈的文字意象。

他拍江南,拍宁波,拍乌镇,拍一些遥遥远远的小城故事。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有很长一段时间,他的气质,已经出尘到让人担心的地步。

这种担心,好似汉成帝急忙拉住赵飞燕的裙角,是脚踏实地的凡俗人,对过于缥缈出众的人或将离去的恐慌。

有多出众?

常年辗转话剧舞台,出过多张专辑,还出过几本哀梨并剪的文集。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32岁,自编自导自演的《似水年华》。

至今还是豆瓣8.8高分。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教与自己几乎同龄的北影学生,没人不服,反而个个害怕。

不是我特怕他,都怕他,太聪明了

25岁一男孩,就和我们斗智斗勇

斗没斗过?

我们根本就不是对手,根本就不存在

一会儿跟我们发火了,我哭得肺都没有了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另一个哭得发大水的,是谢娜。

黄磊一句“娜娜,你人生浅薄”让谢娜把整个房间的卫生纸都哭湿。

辩驳道:“我怎么浅薄了?我来自一个普通的家庭,没有背景,自己打拼我错了吗?”

黄磊解释“我说的不是背景,是多一些人生厚度……”又被谢娜的眼泪淹没。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谢娜后来解释自己为什么哭——

他那种不是骂

是用剑刺伤你的自尊心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其实,黄磊哪有剑?

只不过,怀璧其罪,本身就是一道刺眼天芒。

淡淡然一句话,便将天之骄子与普通人的鸿沟愈加彰显。

但,他又不是那种“何不食肉糜”的傻子,而是聪慧多思的。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试想一个心脏不太好的、出尘而玲珑的、骄傲又好胜的漂亮少年,怎能不使人联想到慧极必伤、木秀于林之类的词呢。

这种让人担心的脆弱美感,不仅使他鹤立鸡群,也是对他演艺事业的一大助力。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望得见天花板的演技

很多人对黄磊有一个很大的误解就是,因为他有些好为人师,近年又没什么出众作品,便将他归为照本宣科的死板好学生那类演员。

实际并不是,他的灵气与聪慧,先就注定他与死板无缘。

最初注意到他,是《霸王别姬》中调戏菊仙、说要做她棺材板的那个小嫖客。

头发喷成油条,拎着一壶酒,整拨人里数他晃得最婀娜。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半生缘》里演穷小子叔惠,与富家女神约会泛舟,兜里像个小仓库。

掏完吃的掏烟卷,掏了烟卷又找不到火,只能尴尬地转过去吹口哨。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一个漂亮又能言善辩,有自己的小骄傲,却因为“穷”而在女神面前露怯、转过头去镇定又怅然若有所失的叔惠,活现出来。

而黄磊的思想,也绝谈不上死板。

他谈早恋——“早恋这个词就很混蛋,恋爱就是恋爱,对异性的好感,是最天然的东西。只是性要更安全地去尝试。”

对夫妻关系的理解,也和很多中国家庭不同——“妻子永远都是爱人,不是亲人,爱情和亲情不能混为一谈。”

甚至于,他带出来的学生,也不全都是海清那一类“国民媳妇”挂的戏骨,也有不甚规矩、剑走偏锋型的戏妖。

一个李解,一个,虽然没有大红大紫,但林平之和顾忆罗,也足够给演员生涯、给老师黄磊一张出色答卷。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接的戏,也不全是光伟正的“好男孩”“好丈夫”“好爸爸”。

恰恰相反,那时的他,最喜欢反大流而行——

《夜奔》中演一个进步青年,与未婚妻共同爱上一个武生,然而却因为不敢夜奔,在一个雪夜错过了这个后来梦萦终生的男人。

只能带着对他和她的爱恋,远逃放逐。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又一仙男变油腻,我却骂不出口

相关内容

最新杂谈

热门娱乐天下

娱乐天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