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去牙床,割裂脸庞,相比其他病友而言,口腔癌切除手术是所有患者最不愿意进行的。狰狞的伤疤和残缺的面部,都诉说着癌症这个恶魔来过的痕迹。

他们都曾是槟榔的痴迷者,这些黑色的果子把他们拖入了口腔癌的深渊。


槟榔之殇:那些毁去面容的手术,无声描绘着通往口腔癌的黑色暗河


一则关于戒嚼槟榔的宣传广告

“吸烟有害健康“,这句脍炙人口的健康口号每个人都听过。烟草是诱发肺癌的重要原因之一,临床研究中吸烟者罹患肺癌的可能性远比非吸烟者高得多,最甚者发病几率相差14倍。

美国2018年癌症报告出炉!患癌人数持续下降,值得中国3.2亿烟民深思


然而在中国,还有一个更加可怕的致癌物在”口口”流传,它诱发了90%的口腔癌,但人们远未意识到它的危害。

槟榔,这颗黑色的果子正一步步蚕食中国人的口腔健康。

很多读者可能对槟榔并不熟悉,甚至都没有见过它的样子。但在我国某些地区,槟榔就像生活中常备的口粮,成了人们见面互递槟榔的“社交礼仪”。海南、湖南、广东、广西等省份深受其害,其中以湖南最甚。

早在2012年,槟榔就已经被世卫组织列入了一级致癌物。这可不像WIFI、红肉等2A、2B类”尚未确定是否会引发癌症”的物质,而是明确可能诱发癌症的1类致癌物。名单中,槟榔果、含烟草及不含烟草的槟榔嚼块都榜上有名。与其一同被列为一级致癌物的还有乙醛、马兜铃酸、石棉等严重威胁人体健康的物质。


槟榔之殇:那些毁去面容的手术,无声描绘着通往口腔癌的黑色暗河


槟榔与口腔疾病,甚至是口腔癌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一点在我国医疗界已是公认的事实。

槟榔,寄生于舌尖上的庞大产业链

《中国牙科研究杂志》报道:2016年以来,长沙市与槟榔相关的口腔癌病例累计有8222例,整个湖南省约2.5万例。

当年曾有纪实报告《槟榔王国里的“割脸人”》,掀起一股抵制槟榔的之风,可风过无痕,在疯狂的营销下,嚼食槟榔之风席卷重来。

槟榔生长于温暖湿润的南方,原产地马来西亚,而印度是全球最大的槟榔种植和消费国。

在印度、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国,咀嚼槟榔是一种传统习俗,在中国湖南、海南等地区,两个熟人见面,除了相互敬烟,还会从兜里掏出两颗槟榔,一边聊天,一边津津有味地咀嚼。

令口腔医学界更加忧虑的是,槟榔,这次已经润物细无声般地潜入全国各城市,遍地开花。作为一种具有成瘾性的软毒品,它的极速传播超乎想象。

槟榔,是提神醒脑续命还是害命

“工作熬夜来一颗,提神醒脑,比吸烟、喝咖啡更有效,冬天来一颗,汗流浃背,好过保暖内衣。”

中医记载,槟榔的功效是“通关节,利九窍,补五劳七伤,破症结,驱虫,行水,属驱虫药。”

据研究表明,槟榔碱是槟榔的主要保健和药理活性成分,可以杀虫,尤其是对猪肉绦虫和牛肉绦虫,有较强的瘫痪作用,使蛔虫中毒。

同时,它还可以使得唾液分泌增加,滴眼时可使瞳孔缩小。另外可以增加肠蠕动、收缩支气管、减慢心率及引起血管扩张、血压下降等。

无论以上所说的药用效果大小和真假,吃完槟榔身体发热、精神充沛是槟榔爱好者的共同认知。槟榔带来快感,让人产生依赖,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了咀嚼槟榔的行列中来。

其实很多人第一次接触槟榔体验并不好,“像被扼住了喉咙”,头晕,胸闷,心跳加快,一股锁喉的感觉令人几乎要打120。但是很多年轻人的好奇心,不服输以及从众的群集效应,让他们又开始第二次第三次,逐渐成瘾而沦为槟榔的忠实客, “软性毒品”就这样普及开来。

嚼摈榔真的那么可怕吗

口腔黏膜下纤维化(OSF,以下简称),是嚼食槟榔的特异性疾病,属于癌前病变。

在与OSF患者沟通中了解到,他们在患病之前,没有一个人认识到槟榔的危害,跟着身边的朋友进行了尝试,几次后便上瘾了。但是槟榔的成瘾性并不象毒品那么严重,想戒掉也不是特别困难,他们认清了槟榔的危害后都能彻底地戒掉并不再复食,虽然经过治疗后口腔粘膜病变恢复比较缓慢,但是毕竟避免了病情的发展与恶化,多半是会最终康复的。

但是,如果OSF向口腔癌突变,预后将变得非常差,因此早期干预阻断病变发展显得极其重要。

然而我们也发觉一个无奈的现状,嚼食槟榔既不是法律所禁止的,而且有很多的槟榔客完全抵制这种医学科普。一位OSF患者把我们的槟榔致癌科普发到了槟榔爱好者微信群里想唤醒他们,立马就被踢出去了。

到目前为止,全国已经有数百万例OSF患者,他们并非一个个都顽固不化,多半已经或者正在接受治疗并远离了槟榔。

在网络上、病友群里,有成千上万的OSF患者在倾诉,在询问治疗方案和预后,言语中无不流露着焦虑,恐惧与后悔,可以深切体会到“癌前病变”的压力对于他们的生活和精神状态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