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自愿引产后离婚,丈夫怒告医院并索赔近89万|医眼看法

导读

执业有风险,诊疗需谨慎。

来源:医脉通

作者:刘严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

本文为作者授权医脉通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妻子自愿引产后离婚,丈夫怒告医院并索赔近89万|医眼看法

“累死累活妇产科”,妇产科工作强度大、风险高,行内有目共睹。不但诊疗风险大,还需要处理各种家庭内部矛盾,稍不留意就侵犯了患方的各种权益。

不但患者可以告,家属也能告!本周我们就先说说和妇产科密切相关的“生育权”。

案件回顾

已婚女士李某,孕25周,于2015年9月由其母亲陪同到广州某医院就诊。患者本人及其母亲向医方说明,患者为未婚先孕,明确表示要终止妊娠。医方在履行常规术前检查和炎症治疗的术前准备,详细交代并告知引产可能发生的风险及并发症,患者本人签署知情同意书后,行引产术,手术顺利,患者术后康复。后患者多次起诉丈夫张某要求离婚,最终于2016年12月,法院判决离婚。

张某将医院告上法庭,指出医院医生没有询问情况,在其和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患者非法实施终止妊娠的手术,导致其夫妻间的矛盾急剧恶化,最后离婚收场。因此,张某认为,医生的非法行为对其造成侵权,导致其经历三番两次的离婚案纷争、无心工作,给家庭带来了无尽的祸患,请求法院依法判令:医院赔偿误工费、车旅费、结婚费、胎儿生命代价费、精神损失费,共88万元;并退赔李某终止妊娠手术时的费用9125.68元;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医方辩称,李某本人及其母亲因未婚先孕要求终止妊娠的态度明确,经检查,无终止妊娠的医学禁忌证,又非性别选择的终止妊娠,不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诊疗过程符合规范。患者家庭内部矛盾与医院不相关,不存在侵权,不同意赔偿。

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张某的全部诉讼请求。张某向中院上诉,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法院指出,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医方为李某实施终止妊娠手术,是保障女性公民不生育自由的正当行为,具有合法性,并不存在过错,依法无需承担侵权责任。

法官指出,从理论上说,生育是男女双方的共同行为,应当是以双方协商为基础的,两个人共同的意愿才能实现。但女性在怀孕、生产和抚养子女的过程中承担着比男性更多的风险和艰难困苦,依照权利和义务相一致的观念,女性在生育过程更应享有决定权。

本案中,张某也享有生育权,其作为生育权的利害关系人提起本案诉讼并无不当,但医院的行为没有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不构成侵权。

什么叫生育权?

上述案例在临床实践中经常遇到,医生也会比较重视计划生育工作中涉及到的生育权问题。如果认为生育权仅局限于流产,就大错特错了,终止妊娠可能侵犯生育权,“想生生不了”也可能侵犯生育权。下面来看另一个案例。

患者周某,1979年结婚,同年周某怀孕,因未达到计划生育年龄,被要求先到当地乡卫生院流产放环。1981年,周某达到了计划生育年龄,在获得村干部的同意后,再次到当地卫生院取环,术后被告知可以生育。

在之后的20年中,周某夫妇一直没有生育,随经多次治疗仍不见效果。1999年,周某意外发现其体内的节育环并未取出。2000年,周某夫妇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医方赔偿其医疗费及赔偿精神抚慰金20万元。

法院认为,患方作为正常人,他们有要求生育的权利,这是人生自由,也是社会常理。医方极不负责任的行为妨碍患方这一正当权利的实现。最终,法院认为该案是生育权侵权案,判决医方赔偿医药费和精神抚慰金6万元。

所谓生育权,是指自然人享有的决定是否生育子女以及如何生育子女的自由,它具体包括生育的自由和不生育的自由。其中,生育的自由又包括决定生育的权利、决定生育子女数量的权利以及选择生育方式的权利等具体内容。

1.“生育权侵权”需要完全具备四个法定要件:

(1)原告有因未能生育而致精神痛苦的危害后果;

(2)被告有客观上的行为;

(3)被告有主观过错;

(4)原告所受的损害与被告的行为之间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2.“生育权侵权”需要完全具备四个法定要件:

(1)原告有因未能生育而致精神痛苦的危害后果;

(2)被告有客观上的行为;

(3)被告有主观过错;

(4)原告所受的损害与被告的行为之间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对于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中的生育权侵权来说,医方客观上存在导致患方不能生育的诊疗行为,主观上有过错,最终导致患方未能生育而致精神痛苦的危害后果,诊疗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侵权即成立。

妻子自愿引产后离婚,丈夫怒告医院并索赔近89万|医眼看法

如何规避“生育权”侵权?

涉及生育权的纠纷,多数发生在妇产科,但实际上其他科室只要是可能导致生育功能受损危害结果的科室,都有可能会被拉入生育权纠纷。

1.终止正常妊娠手术要谨慎:

(1)未成年患者

未成年患者可能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需要法定监护人(一般为父母)知情同意。16~18岁可能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但医方难以界定,应采取谨慎态度按照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处理。

(2)未婚未育的患者

终止妊娠手术可能导致生育功能受损,造成不育等后果。因此,对于未婚未育,特别是未来有生育可能的患者,应详细说明手术并发证,交代可能损害后果,叮嘱其谨慎选择终止妊娠。关键是一定要有详细内容的知情同意书,签字为证。

情绪比较激动、思维不太正常的患者,应以各种理由延后手术,给予其一定时间作为冷静期。此类患者应有情绪稳定、思维正常的家属陪同,知情同意,再行手术比较稳妥。

(3)精神状态异常的患者

沟通过程中明显感觉精神状态异常的患者,应详细了解患者的精神疾病情况、家庭情况,确定正确的监护人,已婚精神病患者的法定监护人应该为其配偶。

由于医生无权核实患者的婚姻状况、家庭成员状况,全靠患方叙述,在诉讼中往往无法举证患者自述未婚的叙述,无法证明陪同家属的身份。建议在知情同意书下面增加必要的声明,可参照医学类考试报名表最后一栏的诚信承诺内容编写。如本人承诺为未婚状态、精神状态良好,因未婚先孕不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自愿终止妊娠;陪同患者**的家属系患者的法定监护人**,可证明患者为未婚状态、精神状态良好,终止妊娠完全为患者意愿。最后签字为证。

中国《民法总则》规定:十八周岁以上的自然人为成年人。成年人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独立实施民事法律行为。十六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释,16周岁以上不满18周岁的自然人,能够以自己的劳动收入,并能维持当地群众一般生活水平的,可以认定为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

(4)中年患者

中年患者也有生育能力、生育愿望,不能忽视此类人群的生育需求,谨慎沟通,权衡利弊。

2.实施可能影响生育功能的诊疗行为:

任何可能导致患者生育功能受损的手术,都可能侵犯患者的生育权,因此应注意手术方案的制定、术前沟通。

(1)可能影响妊娠的检查和治疗

所有育龄期妇女就诊时都必须要询问是否妊娠、是否处于备孕状态,避免检查和治疗导致致畸、致流产等可能。

(2)可能损害生殖器官器官的检查和治疗

任何可能损害生育功能的检查和治疗,特别是手术治疗,都可能侵害患者的生育权。因此,必须要注意生殖器官的保护,选择治疗方案时如有损害可能需要权衡利弊、知情同意。中老年患者也可能有生育需求,不能忽略告知,忽略生育功能保护。

如放射检查时应注意生殖器官的防护;生殖系统手术时可能导致生育功能受损应与患者深入沟通;知情同意书中应相应添加可能影响生育功能的条款。

3.合理指导妊娠,避免增加流产风险

对于有生育要求的患者,应在实施诊疗行为过程中,对于患者生育计划进行合理的指导。比如应用可能致畸药物时,应叮嘱患者在一定时期内避免怀孕;在行盆腔放射治疗时,应告知可能影响生育;在流产术后,应指导合理避孕,避免短期内怀孕。

后记

二胎开发后,涉及生育权的纠纷也随之增加,家庭纠纷解决不了,闹完医院、闹法院。各种矛盾、纠纷汇集医院,日常执业如同趟雷区,医疗原则、法律法规都要清楚,病历书写、告知、签字含糊不得。老话反复说:执业有风险,诊疗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