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发表的一项研究指出,农村地区持续上升的BMI(身体质量指数),是导致过去33年中低收入、中等收入地区以及整个世界BMI上升的最大元凶,这一研究也颠覆了城市生活方式是全球肥胖流行因素的主流观点。

南方周末发现,30年来中国城乡人口BMI指数均在增长,城市男女平均BMI高于农村同龄人,但随着时间推移,农村BMI增长速度快于城市,女性的上升速度更为显著。

最新全球研究称肥胖是“农村病”,中国农村女性趋势更严峻

泰国曼谷一处超市。2019年2月,媒体报道称由于高糖消费量,泰国正面临糖尿病及其带来的肥胖问题危机。 (IC photo/图)

肥胖是“农村病”?

谈到肥胖,许多人更容易将其与城市病联系在一起。然而,2019年5月8日,伦敦帝国学院教授Majid Ezzati及同事在《自然》期刊上发表研究指出,农村地区持续上升的BMI(身体质量指数),是导致过去33年中低收入、中等收入地区以及整个世界BMI上升的最大元凶,这一研究也颠覆了城市生活方式是全球肥胖流行因素的主流观点。

最新全球研究称肥胖是“农村病”,中国农村女性趋势更严峻

论文发表在《自然》的网页截图 (资料图/图)

BMI指数,即Body Mass Index的缩写,指身体质量指数。BMI指数是用体重千克数除以身高米数的平方得出的,也是国际上常用的衡量人体胖瘦程度以及是否健康的标准之一。BMI指数越高,意味着在相同身高的人群中,体重越大。BMI并非人体胖瘦的唯一指标。

这一论文汇集了2009项研究,调查超过1.12亿成年人,统计了从1985年至2017年间,200个国家和地区的农村和城市居住地的平均BMI趋势。总体而言,全球基于农村的BMI增长超过55%,一些中低收入地区农村BMI贡献率更是超过80%。

南方周末登陆该项研究的网页数据库,获取了更为详细的中国BMI数据。结果显示,30年来中国城乡人口BMI指数均在增长,城市男女平均BMI高于农村同龄人,但随着时间推移,农村BMI增长速度快于城市,女性的上升速度更为显著。

肥胖已经成为全球死亡率和慢性病病发率持续增高的重要因素之一。国人曾将肥胖称为“富贵病”,贫穷导致肥胖,是否也同样适用于中国农村?

2019年5月10日,南方周末联系采访Majid Ezzati教授,但截至发稿未能收到回复。

最新全球研究称肥胖是“农村病”,中国农村女性趋势更严峻

数据源自本文研究的网页数据库。 (彭琪月/图)

最新全球研究称肥胖是“农村病”,中国农村女性趋势更严峻

数据源自本文研究的网页数据库。 (彭琪月/图)

中国农村肥胖问题初现端倪

“全球凡是涉及跟人的身高、体重相关的研究项目,他(指上述论文研究者)都会发出邀请参与到项目中来,我们是被邀请的研究机构之一,提供了关于中国儿童身高发育的数据。”农业部食物与营养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徐海泉告诉南方周末,他所在单位是为这项研究提供中国数据的机构之一。

据徐海泉介绍,他们会对原始数据进行基础分析,再汇总给Majid Ezzati教授所在的非传染性疾病风险因素研究联盟(以下简称NCD RisC),最终推导出全球性的趋势。除了农业部食物与营养发展研究所,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新疆医科大学、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等,都与NCD RisC有着人口测量数据的合作。

NCD RisC是一个由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健康研究人员和从业人员组成的全球网络,主要研究非传染性疾病风险因素的趋势变化。这种时间、地区跨度大的数据研究,NCD RisC开展已不止一次。2016年,NCD RisC就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了从1980-2014年的糖尿病流行趋势报告。同年,该机构又发表了179个国家1860万名18岁青年的身高数据,抽样人群出生时间在1896年到1996年之间。

拥有如此大的样本量和时间跨度,得出的结论是否符合中国情况?徐海泉介绍称,中国个别地区还是城市的超重肥胖问题更为显著。但全国营养监测数据也表明,近年来,随着农村地区生活水平的提升,整个膳食摄入具有一定的不合理性,可能导致农村地区超重肥胖的增长速度比城市高。

在中国,农村人口肥胖问题的研究早已开始。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在2015年的中国家庭跟踪调查中,农村、城镇和城市儿童轻度肥胖及以上问题的比例,分别为24.62%、15.04%和13.58%,农村儿童肥胖比例高于城市和城镇。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教授彭亚拉等人曾于2018年在《中国食物与营养》刊文认为,经济状况的改善并不一定能改善农村儿童的营养和体质状况。她们曾对比山西吕梁和湖南湘西4所农村小学862位小学生的BMI合格状况,发现山西吕梁地区的经济状况显著好于湖南湘西地区,小学生却拥有明显的超重和肥胖率。

儿童肥胖,危害巨大

“农村的城市化”是研究人员发现的新变化。Majid Ezzati教授等人研究指出,农业日益机械化,交通设施改善,行政、服务类行业崛起,使家务劳动减少,经济和收入增长,高热量的碳水化合物食品逐渐上了农村人口的餐桌,过度摄入的卡路里极易导致肥胖。

“传统认知的营养不良已经逐渐得到了改善,但是可能随之产生了其他营养不良的问题,像某些微量营养素的缺乏,或者是动物性食物摄入过多导致的超重肥胖。”徐海泉说。

肥胖给儿童带来的危害尤其巨大。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于2017年联合发布的《中国儿童肥胖报告》中显示,儿童期肥胖不仅会对其当前的身体发育造成严重影响,而且还将增加成年后相关慢性病的发病风险。超重、肥胖儿童发生高血压的风险分别是正常体重儿童的3.3倍、3.9倍;成年后发生糖尿病的风险是正常体重儿童的2.7倍;儿童期至成年期持续肥胖的人群发生代谢综合征的风险是体重持续正常人群的9.5倍。肥胖一旦发生,逆转较为困难。

Majid Ezzati教授在文章中,呼吁通过财政政策和国际援助,给贫困国家和农村地区提供享受更多健康食物的机会。中国政府也在积极采取措施,在儿童营养健康改善上,为6-15岁农村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提供了全面的营养改善计划。针对学龄前0-2岁的儿童,国家也有补充微量元素相应的营养包项目。

“对于育龄期妇女和老年群体的营养膳食摄入结构,我们也始终在做工作。目前对于儿童营养改善的投入是最大的,也是整个社会最关注的。”徐海泉说。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彭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