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对话|盛来运释疑中国经济增速为何波动不大

国家统计局副局长盛来运接受澎湃新闻专访。 澎湃新闻记者 许海峰 图

近期有外媒提出2015年以来中国经济的增速一直在6.2%-7.0%之间波动,质疑中国经济“过于稳定”,并且认为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速连3%都不到。该言论引起了国家统计局和外界的高度关注。

9月26日,国家统计局副局长盛来运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对此做出了回应。盛来运表示,我也关注到了这个问题,有的报道甚至质疑国家统计局调控经济数据。“首先我想申明一点,国家统计局从来没有调控经济数据,也从来没有受到过来自于任何方面的压力。党中央国务院对国家统计局的要求就是一定要把数据搞准,不能误判形势,不能误导决策。”

“事实胜于雄辩,中国经济发展取得的成绩能够证明,‘唱空中国,做空中国,看空中国’的言论是站不住脚的。”盛来运说,事实上,外媒对中国经济数据的质疑一直没有间断过,多年来一直都存在,尤其是中国经济进入转型发展阶段,经济增长速度持续下滑以来,都没有间断过。回过头来我们看一看,事实胜于雄辩。中国经济在2010年以后,虽然说增速持续放缓,但是我们还是保持中高速增长,实现了软着陆。而且与此同时我们及时调结构转方式,促进就业和改善民生。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就,实现了历史性的变革。

那么为什么中国经济增速波动不大?盛来运指出,可以从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解释。从理论上来讲,是因为进入转型发展阶段以后,潜在增长率回落,经过几年调整以后,我们现在的经济增长率正在向这个阶段的潜在增长率收敛。1978-2010年,是中国经济高速扩张时期,这期间劳动力、土地等生产要素相对便宜,市场空间广阔,加入WTO后拓展了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因而能用较低的投入创造较高的增加值,潜在增长率和实际增长率都比较高,能支持中国经济保持两位数的高增长。但2010年以后,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内外条件发生了较大变化。首先是劳动力供求关系发生转折性变化,成本刚性上涨;土地越来越贵,环境污染治理成本上升;与此同时,传统产品的市场销售存在天花板效应,因此,同样的投入其产出率是下降的,也就是潜在生产率在技术条件下边际递减,这是这轮经济调整的最根本的内在逻辑,也是许多发达国家进入转型阶段后共有的现象。

从实践来讲,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加快了结构调整步伐,产业结构与需求结构发生了深刻变化,导致经济增长动力机制发生了相应变化,增强了经济运行的稳定性和韧劲。具体来讲:从产业结构的变化看,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由原来的以工业主导为主,向以服务业主导为主转化。这几年的调结构转方式中,工业的增长速度是在回落的,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逐渐提升。2012年服务业占比首次超过工业,2015年其占GDP比重超过50%,2018年达到52.2%。今年上半年,三次产业中服务业的占比高达54.9%,将近55%,而工业的占比不到40%,只有33.9%。服务业与工业不一样,工业的波动相对比较大,而服务业相对平缓一些,所以经济增长就会表现出较强的韧劲。

从需求结构来看就更加明显,需求结构的变化与供给、产业结构的变化是相互匹配的。也就是说在2012年、2013年,中国经济一个重大的变化就是由原来投资拉动为主,转变为投资、消费、净出口共同拉动这样一个格局,而且消费的经济增长贡献率在持续上升,2012年以来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由50%上升到超过60%。依靠投资的经济,它的波动性就很大,而消费的特点就是比较稳健,比较稳定。这种产业结构和需求结构的变化,动力机制的转换,决定了中国经济的稳定性和韧性在提高。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政策因素。”盛来运强调,政府宏观调控的水平越来越高。经济下行的时候不搞大水漫灌,继续保持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而且是精准调控,在一定程度上对冲了下行的压力,熨平了经济的波动。

“至于有外媒说今年上半年经济的增速3%都不到,我认为这种说法是没有支撑的。”盛来运表示,中国经济GDP增长有很强的韧性,如果说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没有6%的话,那么新增的700多万就业是谁创造的?就业是个硬指标,今年以来调查失业率持续保持在5.0%左右。从实物量指标来看,以货运量、用电量和发电量为例,今年上半年国家铁路货物发送量同比增长5.62%;国家能源局发布的数据中,上半年全国发电量同比增长3.3%,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5.0%,工业用电量同比增长2.9%,服务业用电量同比增长9.4%;这些实物量的指标也足够支撑中国经济达到6%以上。

“关于这个质疑,我想他们可能是用了一些其他的指数,但是统计数据是讲究口径的,不能片面地用一部分行业,一部分企业的数据,一部分产业的数据来臆断整个经济的全貌。把工业下滑的幅度当成这一阶段整个经济下滑的幅度,那是错误的,不符合中国经济结构正在转型的客观实际。”盛来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