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一对老夫妇30年持续使用知名品牌孟山都“年年春”(Monsanto Roundup)除草剂后,被先后诊断患上同一种癌症。加州陪审团13日裁定拜耳败诉,必须赔偿这对夫妻20.55亿美元!Wow!

阿尔瓦和亚尔伯塔‧皮利欧达(Alva and Alberta Pilliod)夫妇将德国拜耳集团(Bayer AG)告上法院,指控“年年春”除草剂当中成份草甘膦(glyphosate)导致他们双双患上癌症。

孟山都“除草剂致癌案”拜耳败诉,判赔夫妇20亿美元创最贵纪录

加州奥克兰一高等法院13日宣判,原告夫妇患非霍奇金氏淋巴瘤(non-Hodgkins lymphoma),除草剂厂商必须负责。

在阿尔瓦部份,陪审团裁定拜耳集团要赔偿1800万元,外加10亿元的惩罚性赔偿(punitive damages),陪审团裁定拜耳要赔偿亚尔伯塔3700万元,外加10亿元惩罚性赔偿

孟山都“除草剂致癌案”拜耳败诉,判赔夫妇20亿美元创最贵纪录

原告律师威斯纳(Brent Wisner)表示,裁决结果“意义明确,他们(孟山都)需要改正仍在持续的做法”。

陪审团认为,“年年春”除草剂设计不良,但厂商却没有明确警告消费者有关这款产品可能致癌的风险,因此厂商明显有疏失之处。

之前,另一名美国消费者约翰逊(DeWayne Johnson)也在使用相同除草剂后,被诊断患上非霍奇金淋巴瘤。他因此起诉孟山都。去年8月,旧金山法庭判罚孟山都2.9亿美元。

孟山都“除草剂致癌案”拜耳败诉,判赔夫妇20亿美元创最贵纪录

“年年春”除草剂含有争议成分而被消费者提告以来,而此次判例创下美国陪审团对除草剂案所裁定的最高赔偿金额,这起官司也是拜耳集团遭到消费者提告以来,连续第三起被陪审团裁定败诉案例。

孟山都母公司拜耳(Bayer)坚持说,“年年春”除草剂中的重要成分草甘膦(glyphosate)是安全的,拜耳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对陪审团的决定感到失望,但这项判决并未改变40多年广泛的科学研究,以及全球监管机构的结论,这些结论支持草甘膦除草剂的安全性,也不会致癌”。

孟山都“除草剂致癌案”拜耳败诉,判赔夫妇20亿美元创最贵纪录

2018年,拜耳以630亿元并购了美国农业生技公司孟山都(Monsanto),“年年春”除草剂是孟山都的热门产品。

孟山都“除草剂致癌案”拜耳败诉,判赔夫妇20亿美元创最贵纪录

拜耳称,陪审团做出的结论与美国环保局(EPA)在上个月发表的声明不一致,后者宣布草甘膦不是致癌物,在按照指示使用时不会造成公共卫生风险。

然而,一些环境组织对EPA的声明表示怀疑。世界卫生组织癌症研究中心2015年公布报告指出,草甘膦可能致癌。

随后,消费者对孟山都产品的诉讼案迅速增长。孟山都近期就类似案件在美国法庭连续受创,还有上千件起诉案在联邦或州法庭等待审理。

孟山都“除草剂致癌案”拜耳败诉,判赔夫妇20亿美元创最贵纪录

据美国癌症协会公布的信息,多数淋巴瘤病例的诱因还未能确定。

原告律师表示,消费者担心孟山都公司是否对监管部门进行了不当影响,公司内部文件在裁决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律师米勒(Michael Miller)说,陪审团获得“大量证据表明,孟山都在实现其目标的过程中,操纵科研、媒体和监管部门”。这些证据包括孟山都公司和EPA官员之间传递的电子邮件和短信。而公司之前否认曾向EPA官员送礼品或采取不当行为。

孟山都“除草剂致癌案”拜耳败诉,判赔夫妇20亿美元创最贵纪录

原告律师表示,他们的努力将继续,“直到孟山都和拜耳对其产品承担责任为止。这不是这场诉讼的终结,而是一个开始!”

律师说,皮利欧达夫妇在1982年首次购买自己的房产,随后又购买了4处。之后,他们持续使用“年年春”除草剂,每周使用一次,一年中使用9个月,直到他们被诊断患上癌症。

律师说,由于产品说明书从未注明可能致癌,这对夫妇在收看孟山都的电视广告后,相信这家公司,认为产品是安全的。

如今,妻子亚尔伯塔每月要花去2万美元针对脑瘤,接受治疗,包括化疗。

她说,“但愿孟山都能事先警告我们,使用这种产品存在危险,并能在产品标识的明显位置显示‘危险,可能导致癌症’的文字。

孟山都“除草剂致癌案”拜耳败诉,判赔夫妇20亿美元创最贵纪录

妻子亚尔伯塔说,“我们的生活被彻底改变了,我们不能再做曾经能做的事,我们真地对孟山都感到很气愤”。

孟山都在1970年代研制草甘膦,这种除草剂现已在160多个国家销售,并且在美国广泛使用。

有了这个20亿美元的赔罚“先例”,其他相关案件的代理律师们对于是否继续对抗同类诉讼或进行和解有了更大的信心。

拜耳准备好了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