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初中的时候,我又瘦又小,经常被女生欺负。

有段时间,班上不知道怎么兴起了掰手腕这个幼稚的游戏!

要是偶尔玩玩也就算了,关键班主任还觉得这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现象!

班主任提议班长一定要组织好这个活动,而且还要求文娱委员出黑板报,写校报。

怎么样才能组织好掰手腕活动?

班干部们商量着弄出来一套方案。

进行有奖比赛,设排名榜。

奖不奖的我倒是无所谓,但排名榜这种形式太尴尬了。

男生当中我倒数第一是肯定的。

关键是这次比赛是男女混合来,如果我排名在女生中也是倒数,那就太丢人了!

比赛在每天课间和阴雨天体育课上进行。

本来我对赢几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女生还是有信心的。

可几天的比赛下来,我是越来越没有底气了。

怎么回事,看上去林妹妹一样的女生,掰手腕的时候,个个爆发力十足。

眼瞅着我已经没剩几个女生可以挑战了,心里面着了慌。

没办法,我私底下单独找了几个女生,希望她们能放个水,别让我倒数第一。

要是校报把排行榜贴出来‘某班男生掰手腕全班倒数第一,女生都比不过’,该有多丢人!

哪知道那几个女生都不愿意作弊,说自己也不愿意倒数第一,嫌丢人。

得,既然说不通,只能靠实力了!

哎,结果我就是倒数第一的实力。

我最后的对手是全班女生倒数第一的向琬婷。

向婉婷长的白静,人也乖巧可爱,父母在镇上开电器店。

她嘴角有颗痣,每次一笑起来,痣就深深的藏在酒窝里。

说实话,若论力气,我肯定不输她,但掰手腕得手腕有力气,可我手腕就是使不上劲。

向婉婷平时话很少,我和她从小学开始一直是同班同学,七年时间没说过几句话。

尤其是上初一的时候,我给她写了封情书,她没给我回信,从此更是躲着我,一句话也没说过。

比赛是三局二胜制。

我刚握住她的手,就见到她的脸腾的一下红了。

我见她害羞,觉得机会来了,忙发力往下压。

哪知道她居然也猛的使劲往回扳。

僵持了不到半分钟,我居然手腕发酸顶不住输了第一局。

围观的同学们一阵哄堂大笑。

脸,我的脸没地方搁了!

调整好心态,深呼吸一口气,我又向向婉婷发起了第二次挑战!

手腕一僵持,我心就凉了。

完了,肯定比不过,倒数第一稳了。

正在我心情沮丧的时候,向婉婷手上的力量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小了许多。

我忙把握住机会,扳回了一局。

现在平局了,我仿佛又看到了希望。

刚才输了第一局,还在嘲讽我的好友们,开始为我鼓劲打气。

我也憋着劲要拿下来这最后一局。

手一握住,我觉得向婉婷的力量丝毫不比第一局弱。

果然我们又僵持了。

我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她因为使劲,脸也憋的通红。

向婉婷也看了我一眼,但马上把目光移开了。

又是第二局那个感觉,她的手腕突然力量又小了。

我忙再次抓住这个机会,赢了第三局,也赢了这场比赛,不至于全班倒数第一。

向婉婷的好友们有的为她惋惜,有的劝慰她,虽然对手很弱,但毕竟是个男生。

向婉婷露着笑脸,嘴角的痣又深深的埋在酒窝里。

她挤出人群回到座位上安静的写作业,好像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倒数第一。

初三那年,我的成绩也是全班倒数,班主任甚至劝我别来上课,省的影响到其他同学学习。

当同学们还在课堂上努力,为中考做准备。

我已经离开了校门,拿起了父亲帮我准备的锄头。

有一天,我正在地里干活,向婉婷突然来找我。

她没说什么,塞给我一封信就走了。

难道这是二年前的情书回复?

拆开了信,原来是向婉婷劝我回学校继续学习。

她说我还年轻,未来的世界没有知识就没有出路。

她还说会在学习的道路上,再和我进行一次真正的较量。

她希望我能鼓起勇气,接受这个挑战,这次她不会再放水!

看完了信,我心里一阵激动。

当我是什么人,我是傻子吗?

已经在掰手腕比赛时被她羞辱了,难道还要在学习上再被她羞辱一次?

既然选择了放弃,我就不会再回学校读书!

做为男人,就是要有这个骨气!


面对异性,你做过最尴尬的事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