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涉及作者的创作意图。对《红楼梦》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曹雪芹从不直接把观点透露给读者,他会采取侧面告知的方式让读者有所领悟,这也是这本书经久不衰耐人寻味的原因所在。

比如,他设置“贾宝玉”“甄宝玉”两个人物之间的相似度,其实是说“假”和“真”非常容易混淆,这就是个真假难辨的世界。

再比如,他想告诉读者贾家要垮,也不是直接说的,而是透过各种细节来表现。例如元宵节的晚上,贾珍在家中带着几个女人吃喝,结果院子里阴风阵阵,有不祥之感。这其实在暗示贾家此时福气已经压不住晦气了。福气是要养的,不好好养福气,晦气就会占上风。

知道了曹雪芹的写作手法后,我们首先就有了一个阅读态度,那就是书中几乎每句话都有言外之意弦外之音,没有一句废话,没有一个废字。带着这样的态度,我们来看王熙凤讲的这个故事。

原文说:

凤姐儿笑道:“再说一个过正月半的。几个人抬着个房子大的炮仗往城外放去,引了上万的人跟着瞧去。有一个性急的人等不得,便偷着拿香点着了。只听‘噗哧’一声,众人哄然一笑都散了。这抬炮仗的人抱怨卖炮仗的捍的不结实,没等放就散了。”湘云道:“难道他本人没听见响?”凤姐儿道:“这本人原是聋子。”众人听说,一回想,不觉一齐失声都大笑起来。

这个笑话里有一个巨大的反差,正是因为这个反差,才引得众人大笑。这个反差明眼人很容易看出来,那就是房子大的炮仗,结果是个哑炮,只发出了噗嗤一声响。

还记得刘姥姥第一次进贾府借钱的时候,王熙凤怎么跟她说的吗?她说:

“不过借赖着祖父虚名,作了穷官儿,谁家有什么,不过是个旧日的空架子。”

这里王熙凤虽然是略有夸张,但她是贾府的总经理,管人事管财务管一切,她最清楚贾家的情况。贾府这个“旧日的空架子”,也慢慢地被不肖子孙们掏空了。这种意识一直在王熙凤头脑中。秦可卿死后给她托梦,说的也是这个道理,秦可卿劝她早做打算,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等于说,王熙凤在睡梦中也被“灌输”过贾府已经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花架子了。这种意识里的东西会渗透到王熙凤的生活细节中。这一次元宵节,她通过一个笑话带出了这个意识。贾府就是这个房子大的炮仗,已经中看不中用了。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什么?上万人跟着去看这个炮仗。也就是说很多人还仰仗贾府给他们惊喜,结果却是一场空。那个点炮的看到人们散了还抱怨,说人们没怎么着就散了。意思是什么?那些想要攀附贾府的人,看到贾府败落后,赶紧逃离现场,不会对贾府有任何帮助。而那个点炮的不理解人们为什么散了——明明我给你们带来了惊喜,你们却散去了,这不科学。其实这很科学,他是个聋子,根本没听到这个哑炮只是噗嗤一下就结束了。

点炮的其实象征了贾府自己人,他们闭目塞听,一直以为自己地位稳固,朝中有娘娘撑腰,自然是坐稳了江山。但他们不明白,娘娘的地位是皇帝说了算,只要皇帝一声令下,贾府就能从天上掉到地下。

曹雪芹自己家族的遭遇便是如此。当年他爷爷给康熙帝作过伴读,曹家地位极高,到了雍正帝的时候,一落千丈。曹雪芹本人正好经历了家族极盛而衰的过程,其中辛酸他非常清楚。

所以,《红楼梦》说到底处处表现的是曹雪芹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他只是透过书中人物之口吐露自己的心声。

鲁迅先生曾说《红楼梦》是“悲凉之雾,遍披华林”,此言不虚。用这八个字理解王熙凤的笑话也十分恰当。人们以为是笑话的,其实是个悲剧。

忘了是谁说过,真正的幽默是笑与泪的结合体,的确如此。推荐听一下德沃夏克的一首曲子,名叫《幽默曲》,中间一段悲凉之极,但却不可缺少,因为幽默里就包含了悲凉。

讲笑话的王熙凤足够幽默,那是因为她以悲凉为底色。


王熙凤讲的“聋子放炮杖”只是个笑话吗?
王熙凤讲的“聋子放炮杖”只是个笑话吗?
王熙凤讲的“聋子放炮杖”只是个笑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