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眼镜厂是我到深圳的第一份工作。

我是在劳务市场的招聘会上面试的业务员。

入职那天一大早,我一身正装的到工厂报道。

厂里管人事的王姐给我办了入职手续,安排了办公桌。

王姐五十出头的年纪,以前在一家国有企业工会工作。

企业改制,王姐被迫下岗,之后才来的我们厂当人事主管。

她是个热心肠的人。

平常除了管人事之外,对同事们鸡毛蒜皮的生活琐事,也管的乐此不疲。

上了半个月班,人也就熟络了。

有一天下午,大家在办公室闲聊。

王姐突然问我说:“小刘,你有对象没有?”

“没有啊。王姐,怎么了?”我回道。

“姐给你介绍一个咋样?”王姐问道。

“谁呀?”我问。

“你觉得张玲怎么样?”王姐问。

“你说财务室张姐吗?”我问。

“什么张姐?她跟你就差两岁。”王姐说。

“张玲有点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说。

“哟,还挑肥拣瘦呀!”王姐揶揄完我,又给我说了几个同事,我都没同意。

这时我忽然醒悟,除了保安室的两个保安、电工老余、机修的梁师傅、设计部的华哥、还有老板之外,整个厂就是个女儿国。

王姐说了半天,见我还是不动心,也是来了火。

“小刘,你这个嫌胖,那个嫌瘦,一个都看不上。这样,你跟我去趟车间转一圈。我就不信,咱们厂五百多女工,你就没有一个能看上眼的!”

王姐也不管我同不同意,扯着我就进了车间。

车间几十条产线,清一色的女工。

王姐带着我从头走到尾,然后问我看上了谁?

我说真没有看上眼的。

王姐一气之下,就说再不管我了。

其实王姐有一个人她始终没提,一旦提了,我肯定同意。

跟单员罗丽,人如其名,长的很娇小可爱。

一张娃娃脸,天天堆着笑,这种小萝莉,就是我最喜欢的类型。

我也跟同事打听过,罗丽也没有男朋友,怎么王姐就不帮我介绍呢?

由于厂里的男女比例太不平衡,我虽然没上几个月班,或明或暗向我表达谈朋友的有七八个。

虽然如此,我始终初心不变,一直在等待追求罗丽的机会。

广州番禺有一个客户,业务是我拓展的。

那家客户的单以前是杨菊跟。

后来杨菊休产假,就改由罗丽跟。

罗丽还没跟几单,就出了个大差错,把一张订单的镜片颜色弄错了。

客户因此大发雷霆,要我们公司赔偿损失。

公司让我去想办法协调,等协调完了,根据损失情况,来处罚罗丽。

这么个大好机会摆在眼前,我能不全力以赴吗?

用了一些或合法、或不合法的手段,我很快摆平了客户。

不但这批货没有让厂里退,还又加做了一批。

罗丽也因此没受到处罚。

事后罗丽请我吃饭,我就说喜欢她。

她答应先交往一段时间。

有一天上午,我和罗丽一起出门办事。

等办完事,还不到中午。

我看时间还早,就说去酒店休息,下午干脆不上班了。

罗丽不同意,说她妈会知道。

“咱们俩是上班时间溜出来的,大不了再打电话回去请个假,你妈怎么会知道?”我问。

“你打电话回厂里跟谁请假?”罗丽问道。

“跟王姐请假呀,怎么了?”我说。

“王姐是我妈。”

“呃……”


一个男生在一个几乎全是女同事的单位上班,会是什么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