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开年终总结大会,会上老板对我们业务部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并对自己的一些方针决策性失误进行了反省。

依照惯例,老板在会上公布了辞退人员名单,和ST员工名单。

什么叫ST员工?

这是我们老板痴迷于炒股,发明的一个名词。

其实就是预备辞退人员。

一旦成了预备辞退人员,工资福利待遇减半,任务加倍,一年之内不能摘帽,年底一定会被辞退。

很不幸的,我成了ST员工中的一员。

成为ST员工后,我每天过的如履薄冰。

一天,老板让我去办公室见他。

不用问,我肯定要提前摘牌退市了!

我双腿抖如筛糠般的进了老板办公室。

“小张,你先坐下。”老板笑里藏刀的说。

我刚硬着头皮坐下,老板就走过来坐到旁边的沙发上,还递了根烟给我。

“小张,你来公司几年了?”老板最终还是开了口。

“七年了,老板。”我说。

手抖的厉害,烟灰落到了地毯上,我忙拿纸巾到地上捡。

“你不要这么紧张嘛!”老板安慰我说:“你也算老员工了,知道我的脾气,还是很和善的。”

“那是,那是。”嘴里面说着那是,心里面对他笑面虎的德性我是清楚的。

“从下个月开始,我想……”

“老板,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八岁的小孩,您不要开除我!”我一时忍不住,打断老板的话道。

“你先听我说完!”老板皮笑肉不笑的道:“我想给你加一千块钱工资。”

“老板,这钱我绝对不能要!”怕他套路我,我断然拒绝道:“我的工作态度和能力是可以拿这个钱,但是工作成绩还不配!我请您不要为难我!”

“好!我果然没看错你!”老板试探完了之后,开始摇狐狸尾巴。

公关部的刘小丽是个大美人,她和老板的关系公司上下都知道。

老板娘上个月从台湾过来,说要在大陆常住。

刘小丽就被迫从老板的别墅里搬了出来。

赶巧刘小丽已经怀了孕,老板没儿子,就想让她生下来。

老板要找个人和她假结婚,等把孩子生下来,再离婚。

这个荒唐事,由于我是老板眼里的老实人,而且还有一个在妇产科医院做大夫的好朋友陈正华,所以就落到了我头上。

为了保住饭碗,我就只得应承了下来。

结婚摆酒那天,陈正华把我拉到一边问:“你小子真不够意思,上次带她来孕检,不是骗我说她是你们老板小三吗?”

我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住在老板出钱让我租住的公寓里,刘小丽把我当佣人使唤了四个月。

我天天盼着孩子早点生出来,好上了户口,和刘小丽离婚。

临产的那个月,陈正华帮我安排了特护病房。

孩子出生那两天,赶巧我在出差,还是陈正华打电话给我的。

“老同学,我跟你说件事,你可别激动!”电话那头陈正华先安抚我说。

“怎么了?”我问。

“你和你老婆的血型都是B型,但是你儿子的血型是A型。”陈正华说道。

“那怎么了?”我问。

“怎么了?你老婆应该是给你戴绿帽子了。儿子不是你的。”陈正华肯定的说。

“哦。我知道了。”我态度平静的道。

“呃?你没事吧?”陈正华被我说话的语气给弄糊涂了。

“没事啊。反正也不是我们老板儿子。”我说。

陈正华被我这莫名其妙的话给彻底弄蒙了。

他不知道,我们公司每年组织体检,老板是O型血。


你曾经和异性同事之间发生过哪些尴尬的事?